• 柬埔寨国家6号公路举行启用仪式 ——凤凰房产海外 2019-06-16
  • 过端午节要有“三味” 2019-06-16
  • 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党校 2019-06-12
  • 第13期全人代第1回会議政協第13期全国委員会第1回会議 2019-06-11
  • 杜兰特已封神!蝉联FMVP超詹皇变成联盟第一人? 2019-05-26
  • 【北京海之沃车型报价】北京海之沃4S店车型价格 2019-05-23
  • 超励志的新疆小伙艾山江弹唱《南山南》 2019-05-23
  • 地理君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5-20
  • 九寨沟风景区天气,九寨沟风景区天气预报,九寨沟风景区天气预报一周 2019-05-20
  • 吴运波在石塘村调研脱贫攻坚和新农村建设工作 2019-04-25
  • 揭秘阿里巴巴打假特战队 2019-04-25
  • 7月18日市府新闻发布会 2019-04-23
  • 人们还要计较消费资料和生产资料的配置,有“自由发展”吗? 2019-04-23
  • 张本智和狂言赢马龙张继科很轻松 日媒:将取代中国 2019-04-19
  • Li Keqiang nimmt an Pressekonferenz nach Abschluss der ersten Tagung des 13. NVK teil 2019-04-19
  • 燕赵风采20选5最新开奖 > 网游小说 > 最强套路主宰 > 第八百三十六章霸族90
        浓郁的血腥之气瞬间在整个大殿逸散开来,霎时间,所有身处大殿当中的天青卫成员全都面色狂变,眼底尽是充满了惊恐之色。

        谁也没想到,阮天穹竟然如此狠辣,招呼都不打一个,就已经把一个小组长给抹杀了!

        “阮天穹,你在干什么???!”

        就在阮天穹一?;魃绷艘桓鲂∽槌ぶ?,原本还在犹豫不决的严岳仁顿时面色大怒,对着阮天穹便是大声斥责道。

        他也没想到,阮天穹在没有经过他同意的情况下,居然就敢下手杀人,而随着阮天穹这一出手,他可就真的没有其它道路可走了!

        “副统领大人,今日的局面您也看到了,难道您就甘心跟他们一起去死么?属下相信,在场的诸位,应该会很愿意成全你我二人的??!”

        随手网了一个?;?,阮天穹的面色丝毫不变,就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,一边说着,他还不忘扫了一眼正在退后的众人,眼底尽是一片的冷意。

        “你………你……………”

        严岳仁很想继续训斥对方几句,可话到嘴边,他却是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。

        诚然,他的确不想用自己属下之人的性命来换取自己的性命,可眼下形势如此,他其实根本就没得选择。

        责任也好,兄弟义气也罢,这一刻都是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,因为到了他这种境界,没有任何事情,会比活下去更重要了。

        “哎,罢了罢了,想怎么做,你尽管放手去做吧??!”

        目光在宝座上的麒麟人身上扫过,这会儿,麒麟人正在摆弄自己的利爪,好像完全没有在意眼前所发生的一切。

        见此,他最终还是长叹一声,完全默许了阮天穹的做法。

        “副统领大人?。?!”

        正在后退的众人已经退到了大殿的墙角,每个人都在等待着严岳仁的决定,此刻听到严岳仁竟然默许了阮天穹的做法,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露出愤怒和悲戚之色,难以置信地对着严岳仁呼喊道。

        严岳仁没有再出声,甚至连头都没有回,看来,他也是不想看见众人此时对他的怨恨和失望,所以只能装作听不见了。

        “诸位,你们适才都听到了,今天要么是你们死,要么是我们全都要死,为了我和副统领大人,还望诸位能够理解??!”

        得到了严岳仁的同意,阮天穹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亮芒,与此同时,一股异??植赖钠⒍溉淮铀纳砩鲜头趴?,几乎直指无尽境的境界!

        看来,他之前应该是隐瞒了自己的实力,这一刻终于尽数展现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当然了,不管他是否隐藏实力,哪怕他只有简单的半步无尽境,却也不是一群乾坤镜和洞天境的小角色所能应付的。

        “哎,真是想不到啊,堂堂的天青卫副统领,竟然要用自己属下的性命来换取自己的性命,失望,实在是让人失望至极!”

        就在阮天穹话音落下,却是还没来得及再次出手之时,一声叹息陡然从人群当中响彻开来,这一声叹息声音不大,但却瞬间把整座大殿充满,让每一个人都听得真真切切,仿佛有一种魔力一样。

        “恩???!”

        突然间响起的叹息声,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愣,几乎是下意识地,众人的目光便是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,就连一直不肯回头的严岳仁都是转过身来,惊讶地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。

        “副统领大人,牺牲我们这么多人来成全你自己,你难道真的心安理得么?!”

        悠悠的从人群中走出来,纪东的目光径直看向对面的严岳仁,脸上尽是一片的失望之色。

        事到如今,他必须要站出来才行了,毕竟,他可不像是严岳仁,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身边这些无辜之人不明不白地死在这里。

        “混账东西,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?看来必须要先解决了你才行,给我死?。?!”

        眼看着纪东从人群里走出来,不待严岳仁发话,一旁的阮天穹当先变色一黑,话音未落,他的身形再次一个闪烁,瞬间就来到了纪东面前,对着纪东便是一剑斩了下去,脸上还充满了狰狞的笑容。

        对于纪东,他可是早就动过杀心了,眼下纪东自己站出来找死,他当然愿意成全对方。

        这一剑又快又狠,摆明了就是要把纪东劈成两半,没有一丝一毫的手软。

        “想杀我?就凭你也配??。?!”

        眼看着阮天穹一剑杀来,纪东不躲不闪,脸上却是写满了嘲讽之色,蓦地,他的身形微微一晃,就这般直接没了踪迹,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!

        “什么???!”

        阮天穹这会儿还正在得意,此时突然发现纪东不见了踪影,他脸上的狞笑顿时有些凝固,眼底更是充满了难以置信的光芒。

        在他的感应当中,纪东仿佛是真的消失了,因为如果纪东没有消失,以他的实力来说,应该不可能发现不了对方才是。

        “唰?。?!”

    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光芒蓦地从空间深处闪现而出,这道光芒迅疾无比,刚一出现,便是已经到了阮天穹的肩头处,还不待阮天穹回过神来,光芒便是穿过他的臂膀,然后消散在了空气当中。

        “?。。?!”

        惨叫声从阮天穹的口中传开,与此同时,他握剑的右手蓦地从他的身上抛飞开来,殷红的鲜血当空喷涌,就像是红色的喷泉一样。

        “把嘴给我闭上,否则现在就砍了你的脑袋?。?!”

        就在阮天穹痛苦地惨叫之时,纪东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,与此同时,他的身形也再次出现在了众人面前,这个时候的他就站在阮天穹身旁,手里还握着一柄十分锋利的长剑,剑峰刚好架在阮天穹的脖子上。

        “呃呃……………”

        断臂的痛苦让阮天穹不受控制地惨叫着,只是,就在这时,他感觉到自己的脖颈蓦地一凉,一股从未有过的危险感更是袭遍全身,让他马上闭上了嘴,再也不敢发出丝毫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整个世界都变得安静了,大殿当中,所有人的双眼都是瞪得滚圆,难以置信地盯着同一个方向,那里,原本还不可一世的阮天穹,此时就像是一条丧家犬一样,浑身血污地傻站在那里,而在他的脖颈之上,闪烁着寒光的利刃几乎刺破了他的皮肉,仿佛随时都能砍掉他的脑袋,结果了他的狗命。

        “这………这是什么情况?我不是在做梦吧???!”

        “我我…………我这是眼花了么?谁能告诉我,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?!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
        所有人的嘴巴都是张得老大,根本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。

        就在刚刚,他们都以为自己等人恐怕全都必死无疑了,毕竟,就算严岳仁不出手,单单一个阮天穹,也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些人所能应付的。

        可让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是,就在这等完全绝望的关头,纪东竟然挺身而出,而且一剑断了阮天穹的手臂,并且十分轻松地制服了对方。

        可以说,眼前的一切对于他们来说,真的就像是做梦一样,当然了,这无疑是一个美得不能再美的美梦。

        “怎………怎么会有这种事???!”

        另一边,副统领严岳仁也瞪大了双眼,同样是难以置信地盯着纪东,要说震惊,在场恐怕没有人会超过他的了。

        作为一个无尽境强者,他自然明白眼前这一切意味着什么!

        阮天穹不是弱者,甚至要比他想象中还要强,可就是这样一个直指无尽境的超级高手,竟然如此轻易就被纪东断了一臂,然后轻轻松松地擒拿,所有的一切都在向他诉说一个事实,那就是,眼前的纪东,恐怕至少也得是一个无尽境的高手!

        事实上,就算是无尽境的强者,怕也未必能够如此轻松地拿下阮天穹,至少他本人绝对没有这样的把握。

        “哎,真是想不到啊,原本好好的一次集体行动,到最后竟然成为了我们自己人的互相残杀,副统领大人,你说这个责任,应该由谁来承担呢?!”

        就在所有人震撼莫名之时,纪东的声音再次响彻开来,语气当中充满了浓浓的失望。

        “你…………你到底是什么人???!”

        听到纪东的质问,严岳仁这才猛然回神,大声地对着纪东质问道。到了这会儿,他哪里还不明白,闹了半天,纪东根本就是一个超级强者伪装之后混进天青卫的,可笑他竟然丝毫没有察觉。

        “我就是我,没有副统领大人想得那么复杂?!?br />
        嗤笑一声,纪东的目光从严岳仁身上收回,淡漠地看向了面前的阮天穹,“啧啧,天穹小队长,你不是一直都想杀我么?现在,你可以想一个理由让我饶了你,给你十息的时间,若是想不出好的理由的话,我可就要送你上路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对于阮天穹,他必然是不会有任何手软的,先不说对方之前命人暗中算计他,单单是此番为了自保而杀害同僚,他就绝对不会让对方活命就是了。

        “这………这怎么可能??。?!”

        阮天穹此时依旧处于一种呆滞的状态,对于他来说,眼前的一切,那可真的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噩梦。

        看着眼前无比陌生的纪东,他突然发现,自己简直就是愚蠢至极,如此恐怖的一个超级强者,他竟然一直想要暗算人家,现在回想起来,当真是讽刺到了极点。

        “前辈?。?!前辈救命?。?!”

        呆滞的目光猛地一清,阮天穹这才终于回过神来,几乎是第一时间,他就已经想到了自己活命的关键,说来倒也颇为难得。

        “啧啧,真是没想到,本座竟然也会有看走眼的时候,小家伙,看来你才是本座要找的人,不错,当真是不错?!?br />
        大殿深处,巍峨的宝座之上,麒麟人一直慵懒地坐在那里,对于大殿里所发生的一切,他都是以一种看热闹的态度在旁观。

        不过,当见到纪东突然冒出来之时,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认真之色,眼底更是充满了光芒,就像是发现了最最中意的猎物一样。

        “切,不人不鬼的怪物,你已经在那里装腔作势这么久了,怎么,现在有些沉不住气了么?!”

        听到麒麟人开口,纪东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轻蔑的笑容,旋即毫不客气地讥讽道。

        看着宝座上的麒麟人,他的脸上完全看不出丝毫的恐惧和忧虑,仿佛是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当中一般。

        “放肆,你竟敢侮辱本座???!”

        听到纪东竟然骂自己是怪物,麒麟人顿时面色大变,与此同时,一股异??植赖钠⒋铀纳砩鲜头趴?,那等气势,似乎已经完全超越了无尽境的极限,达到了另外一种超然的层次。

        感受到这股气势,下手的严岳仁早已经面色苍白,下意识地后退数步,但却并没有参与到其中来,显然是存了观望的打算。

        “哈,骂你又如何?你本身就是不人不鬼的怪物,自己长成这般模样,难道还不许别人说了么?!”

        朗声一笑,纪东依旧没有任何的退让,也看不出丝毫的担心,“看来这个废物对你来说应该也是没什么用了,既然如此,那我就先送他上路,然后再陪你玩一玩?!?br />
        话落,他却是根本不再去看麒麟人,而是将目光收回到了阮天穹的身上来。

        “天穹小队长,十息的时间已经过了,看来你并没有想到让自己活命的理由,既然如此…………”

        眼底寒光一闪,纪东此时毫不掩饰自己的杀心。

        “不??!不要杀我,不要杀……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噗?。?!”

        听到纪东之言,尤其是感受到从纪东身上释放开来的杀意,阮天穹简直吓得魂不附体,大声地对着纪东求饶道。

        可惜的是,他的话还没说完,纪东手里的长剑已经斩了下去,下一刻,他的头颅已然跟身体分了家,扑通一声掉在了地上。

        “嘿嘿,这下清净了,麒麟怪物,你有什么手段,赶紧全都拿出来吧,否则的话,等会儿我就砍了你的狗头,免得看着影响心情?!?br />
        随手抹杀了阮天穹,纪东的目光再次看向麒麟人,一脸笑容地勾了勾手指道。

        大殿当中的气氛有些凝滞,宝座之上,麒麟人此时身躯颤抖,浑身上下荡漾着难以言喻的愤怒气息,只不过,虽然怒不可遏,但他却并没有悍然出手,而是就这般盯着下方的纪东,眼底闪烁着异样的光芒。

        另一边,纪东一直都是笑吟吟地站在那儿,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拘谨可言,仿佛他此时所在的大殿,就像是自家的后花园一样。

        倒是不远处的一众天青卫,这会儿都被纪东的霸气所感染,一个个激动到不知所措。

        他们原本都以为自己必死无疑,却是没想到纪东会突然杀出,不但三两下抹杀了阮天穹,眼下竟然还敢跟麒麟人当面叫板,现在,他们就算是死,也绝对不会觉得有什么憋屈的。

        “疯………疯了,这小子真的是疯了?。?!”

        严岳仁这会儿可没有其他人那般乐观,虽然他并不知道纪东的自信和底气从何而来,但有一点他可以确定的是,麒麟人的实力根本不是普通人所能想象的,别说纪东也就是无尽境的境界,就算纪东有着传说境的实力,眼下在人家的地盘上,恐怕也完全不够看。

        麒麟人不但本身的实力强绝,最主要的是,人家精通麒麟神兽的各种无敌手段,比如麒麟印纹,那东西的威力一旦激发,就算是实力强过麒麟人的超然存在,也根本不敢保证自己能够活命。

        眼下,他们全都在麒麟人的老巢里面,要说周围的大殿没有麒麟印纹隐藏其中,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。

        “桀桀桀桀,好好好,多少年了,想不到还有人敢这般跟本座说话,小家伙,你可知道自己有多愚蠢么?!”

        良久,死寂的气氛被一声怪笑打破,却是麒麟人当先缓过劲儿来,怒极反笑道。

        自从修炼有成到现在,他已经记不得自己斩杀过多少高手,想当初,倒也有人对他的身份冷嘲热讽的,可惜的是,那些人连同他们自己的家族势力,最终全都被他抹除得一干二净。

        眼下,一个小小的人类年轻人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狠狠地羞辱他,这一刻,他真的恨不得把纪东活生生撕碎了,以此来发泄他胸中的怒火。

        “嘿嘿,我这个人向来都不怎么聪明,不过再怎么愚钝,应该也强过你这头怪物,行了,你也不用继续装腔作势,你能骗得过他们,可惜却骗不过我?!?br />
        扯了扯嘴角,纪东依旧不为所动,甚至于越发地轻松起来,看他的表情,似乎是发现了对方的某些秘密一样。

        “恩???!”

        果然,听到纪东这次的说辞,麒麟人虽然表面看起来十分镇定,但在他的眼底深处,却是不由得闪过一抹慌乱。

        “好,看来你这小家伙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既然如此,本座就成全了你,看你能有多少手段?。?!去?。?!”

        “刷刷?。?!”

        目光猛地一凝,麒麟人的双手蓦地一抖,刚好将两团湛蓝色的火焰抛了出去,这两团火焰就像是有灵性一般,一个闪烁的工夫,便是分别到了大殿当中那两头灵兽骸骨近前,并且直接融入到了两具骸骨当中。

        “吼?。?!”

        “昂?。?!”

        两团火焰分别进入两具骸骨当中,下一刻,恐怖的吼声蓦地响彻在大殿当中,随着吼声响起,两具灵兽骸骨竟然一齐昂起了头颅,浑身的骨头架子光华流转,就像是活过来了一般!

        “轰?。?!”

        随着两头灵兽枯骨复活,两道恐怖的能量光柱陡然从两具骨架上面冲天而起,下一刻,众人所在的大殿就像是纸糊的一样,直接被它们释放的能量波炸得粉碎。

        等到大殿碎裂,众人这才发现,他们此时所在的地方,已经不再是之前的辽阔平原,而是变成了一片无边无际的蓝色空间,整片空间光芒闪烁,处处透着?;蜕衩?,也不知道究竟是一处怎样的地方。

        “麒麟界??。?!”

        湛蓝色的空间里,所有人都是在空中悬浮着,这个时候,其他那些人早就已经被突然间的变故吓傻了,倒是严岳仁,此时还保有一份镇定,只不过,在看到周围的湛蓝世界之后,他的面色无形中也是变得越发凝重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副统领大人,你要站在哪一边?”

        就在这时,纪东的声音陡然传入了他的神魂当中,让他一下子从失神当中回过了神来,并且第一时间看向纪东。

        “行了,你要怎么站边,你自己拿主意便是,只希望你能够记住自己的身份?!?br />
        不待严岳仁开口,纪东的声音便是再次在严岳仁的脑海中响起,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。

        “哈哈哈,麒麟怪物,弄两副骨头架子,你以为就能奈何我了么?看我拆了你的骨头??!”

        看都不看严岳仁一眼,这时的纪东先是朗声一笑,旋即便是身形一闪,直奔对面的两头骨兽冲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“吼?。?!昂?。?!”

        两头骨兽虽然没有血肉,但这一刻似乎已经跟活着的灵兽没什么两样,嘶吼声中,两头大家伙便是同时一窜,对着纪东便是杀了过来,速度快若电光。

        “轰轰轰?。?!”

        光芒闪烁,恐怖的轰响声不断响彻在这片蓝色的空间里,而随着响声传开,一股又一股的恐怖能量波纹接连荡漾开来,就像是一颗又一颗巨型轰天雷接连爆炸一样。

        “什么?!这………这怎么可能?这小子的力量怎么会这么强???!”

        就在纪东跟两头骨头开始激战之时,不远处的严岳仁顿时瞪大了双眼,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        对于那两头骨兽,他虽然没有亲自去对付,但仅仅是它们释放出来的气息,就让他感受到一阵阵的惊惧了,他相信,这两头大家伙的实力,绝对都已经达到了无尽境的极致,就算距离传说境也无非只差那么一丝罢了!

        可就是这样的两头骨兽,纪东竟然赤手空拳的跟它们肉搏,此情此景,简直让他有种如坠梦幻之感。

        “噗噗噗…………”

    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声声闷响忽然从不远处传来,却是其他的天青卫受不住纪东跟两头骨兽的战斗余波,一个个全都被震得鲜血狂喷。

        “这………不管了,先救人再说吧??!”

        眼看着一众天青卫岌岌可危,严岳仁却也不再多想,身形一动之间,便是已经到了众人前方,然后蓦地撑起一道法则之墙,把众人稳稳地护在了后面。手机阅读地址:m.www.hqnx.net
  • 柬埔寨国家6号公路举行启用仪式 ——凤凰房产海外 2019-06-16
  • 过端午节要有“三味” 2019-06-16
  • 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党校 2019-06-12
  • 第13期全人代第1回会議政協第13期全国委員会第1回会議 2019-06-11
  • 杜兰特已封神!蝉联FMVP超詹皇变成联盟第一人? 2019-05-26
  • 【北京海之沃车型报价】北京海之沃4S店车型价格 2019-05-23
  • 超励志的新疆小伙艾山江弹唱《南山南》 2019-05-23
  • 地理君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5-20
  • 九寨沟风景区天气,九寨沟风景区天气预报,九寨沟风景区天气预报一周 2019-05-20
  • 吴运波在石塘村调研脱贫攻坚和新农村建设工作 2019-04-25
  • 揭秘阿里巴巴打假特战队 2019-04-25
  • 7月18日市府新闻发布会 2019-04-23
  • 人们还要计较消费资料和生产资料的配置,有“自由发展”吗? 2019-04-23
  • 张本智和狂言赢马龙张继科很轻松 日媒:将取代中国 2019-04-19
  • Li Keqiang nimmt an Pressekonferenz nach Abschluss der ersten Tagung des 13. NVK teil 2019-04-19